热词:文艺 节会 书法 文化 绘画
官 方 微 信
扫一扫,一键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官 方 微 博
扫一扫,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交流 > 正文
窄屏浏览

刘西良 酷似伟人邓小平的陕西作家

发布时间::2017-06-12    来源:渭南市文化促进会    点击次数:   


小平”就在我们身边

江长录  段清华

 

陕西省职工自学成才奖获得者、省作协会员、省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实力派作家刘西良先生墩实的身材,沉稳的神态,睿智的目光,干练的作风,经常引起一些幽默的话题。

2002年“五一”,在中国洽川旅游文化节期间,文友们聚会时,著名书画家、陕西省文联副主席胡树群先生看到留小平头、侧身谈笑风生的刘西良,突然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惊奇地向在座的贾平凹、雷珍民和费秉勋等文友说:“你们看,他多像我们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一语道破玄机,使大家那种说不出的思绪得到释然。还有一次,刘西良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华大地之光征文颁奖盛典期间,巧遇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一名教授。教授在“太像了”的惊叹之后,居然询问他是否考虑过作特型演员的想法,引得北京的朋友怂恿鼓励他快快进京发展。刘西良尽管多才多艺,但他却说自己缺乏文艺表演的专业训练。文化圈内人都知道,他把别人唱歌、跳舞、娱乐活动的时间几乎全部倾注到自己酷爱的新闻和文学事业上。

初见刘西良的人都说他“形”似伟人,而我却说他“神”更像伟人。西良性格刚直不阿,头脑睿敏,待人诚挚。在他的身上有许多伟人的气质和风格。在人生的道路上,也有过曲折的经历。在与命运的抗争中,他勤奋拼搏,表现出坚忍不拔的大无畏斗志。西良生在贫困的农村,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自学完新闻、经济管理专业全部课程,却获得了大专、本科文凭。他23岁就编著出版了20万字的新闻理论专著。此后,10多次应邀为省内外新闻和信息培训班讲课,连续三年在人民大会堂获得全国性征文大奖;兼任10多家媒体特邀记者、撰稿人,历任三家中省报社驻渭南记者站站长。编著和主编出版10多部专著,参与策划、编辑出版专刊专著20余部;10余次应邀担任中、省、地书画和报刊征文大奖赛评委。

刘西良一路艰辛,一路汗水,一路欢歌。他始终以一种顽强的斗志和火热的激情面对生活的坎坷与挫折;他的目光能穿越世俗的迷雾,锲而不舍地对新的领域进行探索和创新。上世纪80年代末,在他大力倡导和积极联络组织下,渭南地区召开首届文企联谊会。90年代初,他又积极组织并主编出版了一部全面反映渭南地区企业改革的报告文学集。此后,他又积极联络省内外书画界人士成立了中国西安黄河书画研究院。新世纪之初,由他组织并主编出版了渭南地区首部以反映当地书画艺术成就为主题的《华山书画人物志》。

在紧张的本职工作之余,刘西良以诚挚的灵魂和无私奉献的襟怀,还承担了诸多社会工作。他曾担任市文联文学期刊《华山文学》执行主编,渭南白居易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及西岳书画艺术研究院荣誉副院长、现任《人民日报 市场报》陕西记者站外联部主任等。他被吸收为民进会员后,不但承担了民进市委会机关刊物《渭南民进》的编辑出版任务,还勇敢地挑起了民进渭南社会服务工作委员会主任的重担,并成功筹划主办了庆祝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60周年书画展。由于出色的工作,他连年被民进组织评为优秀会员和先进会务工作者。多年来,从学生、工人、军人、文学青年、下岗工人到离休老干部,从农村贫困户、失足青年到专家教授,有数百人都得到过刘西良诚挚的帮助与悉心的关怀。2002年,他积极倡导文化界文朋诸友,自筹资金创办了渭南图书报刊收藏馆,免费为各界人士查阅资料。经他带头和倡导,渭南文艺书画界多次向社会和贫困地区捐赠图书上万册。

今年刚过不惑之年的刘西良,把自己的青春和才智全部无私地奉献给了社会。多年的不断求索、奋斗和磨练,成就了他沉稳、干练、顽强、无私奉献的情怀和性格,铸就了他酷似一代伟人的气质。

一段时间,闲暇时刘西良也静下来捧着镜子端详自己,操浓浓的川北口音说几句四川方言:“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永远深爱自己脚下这块土地!”刘西良学着、说着,也竟惟妙惟肖。

原载《陕西广播电视报》  欢迎转载    13152353891

 

赞青年作家刘西良藏头诗(鹤顶格)一首

孙又新

 

赞语深情颂友君,青春时代志凌云。

年年岁岁获大奖,作品时时润众魂。

家藏古今圣贤著,刘府伟男才惊人!

西部浩浩腾骏骥,良知馨馨满乾坤!

 

读《自由的天空》赠作家刘君西良友

 

农家自古出哲贤,纨绔从来少伟男。

高考失意何所惧,自学照能登峰巅!

  古往今来多少代,成名成家有几传?!

祝愿吾友永奋进,光华万丈照人间!

作者系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诗人、词曲作家,喜书法、又善撰嵌名联。



我的爸爸

刘西良

 

爸爸属牛,大半辈子跟牛一样,拉车、奉献,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奶。不久前由姐夫牵头,给爸爸过了一个艰朴的生日寿宴,从此,他老人家正式进入了寿星的行列。我高兴、我骄傲,因为“人生七十古来稀”嘛!

其实,早在生日之前一个月,我就受友人向长辈过三年之启发,跟爸爸商议想筹划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在生日那天把城里的歌舞班子、戏班子请上,在村里搞一个舞会,让爸爸和几十年的乡邻们坐在一起欣赏一些轻松愉快的节目:什么秦腔、碗碗腔、眉胡、现代歌舞,应有尽有。把孝心尽在人健在,避免去世后留遗憾。可是,一生克勤克俭的爸爸没有同意,他说要把钱花到有实际意义的事上,我就打消了此念。心想只要他日日在我们当儿女、女婿、媳妇、还有外孙、内孙的敬爱照料下顺心高兴就成。

爸爸的上半辈子是真正意义上的赤脚医生。他除了用两只脚无数次地丈量过方园数十里的地方,为群众诊病送医外,他的个人财富几乎是零!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什么文凭、什么资格证、什么行医证,都去他妈的与爸爸无缘。因此,早在十五年前,认真的、固执的、守法的我就毫不留情地捣毁了爸爸在西潼公路边开的诊所,用一位厂长老兄的130货车把爸爸诊所的家什拉回了家中,违心地宣布他退医退休,弃医从农。

但这一切,并没有能够真正阻止他诊病送医的营生。明不弄,他暗弄,不是政府查封,而是儿女们查封。以至于到如今,三个儿女没有一个人承继父业,学医从医。这也许是他的遗憾。但当他看到我们一个个都很顽强、都很拼搏、都很敬业时,他的内心是非常欣慰的啊!

爸爸没有行医的硬件,不是他医术不精湛,更不是他人品不高,要让我说,那完全是由于社会原因造成的。由于家境贫寒,十几岁他就拜师学习西医,二十几岁就领着妈妈(那时还没有我们)远赴青海,在德令哈的一个煤矿筹办起了医院。60年代初又跟随精减下放的人流回到了贫穷落后的村庄,亲自负责领办起了大队的医疗站。我70年代上小学四、五、六年级(其实,那时候未设六年级,由于把春季班改秋季班,多上半年五年级)几乎就是在爸爸的医疗站度过的。

那是一个很有规模的乡村医疗站,中药房、西药房、制剂室应有尽有。大木栏栅门、粗树、伙房、两边流水的五间大房。爸爸既是负责人,又是西医主治大夫,他针炙、电疗、拔罐、按摩——无所不能。对于疑难杂症,又中西医结合,往往取得事半功倍之效果。

瘫痪的人站起来了,不孕的人怀上了,遗尿的娃娃止住了,掉下巴的人稍不留意被爸爸一掌上去就复位了(——这是至今保留在我心中零星的父亲超群医术为人解除病苦的事儿,至于头疼脑热等等的一般常见病症,父亲从来就是手到病除。)……他待人热诚,乡邻们每到对门的代销店买了东西,有病没病都要到医疗站的院子转一转。读板报、咨询问诊,很大程度上起到了防治结合的效果。爸爸注重站内文化建设,在二门的两边做了两大块黑板墙,为的是专门搞医疗科普知识的宣传。至今我还记着一句话叫“既来之,则安之”。并且受用至今,有时还教导别人勿慌勿燥勿急。

为方便群众,医疗站的人几乎是24小时值守在岗。黑天半夜,风雪雨霜,无论是那家人叫医生,他们都不辞辛劳,速速前往。站上为解决职工就餐,自办了灶房,又吸引解决了村小学教师的就餐难题。那时钱粮紧,谁吃谁从自家带,大家都带都吃,貌似很平均。有个星期天中午,轮爸爸值班,他为了给别人看病,竟把带去的我给忘了。我饿时,他急中生智,从院子里弄回了灰苕菜,在锅里加水煮馍吃。由于菜叶多馍块少,跟后来专门吃的“忆苦饭”还差一些,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晚上住医疗站时,爸爸总爱用白白净净的脸盆打来温热的水,一一为我洗去手脸,再把我抱到床边,洗那两只白白胖胖的脚丫子。就这样,奉献他那慈祥的父爱。他虽然劳碌了一天,但还要为我再付出。为逗我乐,很多时候他在我脚丫子上打好香皂的时候,都要抓痒痒。日子虽苦,但父子的开心伴着香皂的香味时时蒸腾到房间的上空,很是温馨;飘到窗外,很是幸福。有时候,爸爸还要问:“良,爸现在给你洗脚丫子,你长大了给爸爸洗吗?”“洗!”我回答得往往很坚定也很干脆,几乎不假思索。现在想来,可能正是基于此,没思索很干脆,便成了至今没有亲自给爸爸洗过一次脚!只有些许的时候,给爸爸打过几次温水,让他自己动手洗脸、洗脚。街上的足浴多起来后,我常被人邀请去。有一次心血来潮,我邀请了爸爸,去了渭南城当时最好的足浴处。爸爸下车后,一踏进洗浴的大厅,简直跟前些年回大陆来的有钱人台港商人一样,被服务生热情地搀扶着换了鞋,又被热情地掺上了设在二楼的足浴包间,当了一回老板,享了一回领导干部的待遇,这可能更是他那批所长、站长所不及的吧!爸爸很乐,回来的一路上几乎合不拢嘴,但当他一听价钱,大吃意外,奉劝我们以后不许再这样浪费钱财。

土地下户以后,大队、生产队该卖的不该卖的,代销店、保管室、学校、医疗站、大队部、林场——都被卖了,大队部很大的院落和医疗站也无一例外被人瓜分成了自家的庄基地。爸爸亲自建立起来的医疗站也更不例外,他很是痛心但又无可奈何。他眼看着站上的四五个人各自回村,小打小闹地围起了个人的摊子。爸爸在我们家建起的诊所,后来取名华圣诊所,是基于当时宣传的需要才取名的。爸爸本来想以自己的大名命名,可是我不同意。因为我从小就忌讳小孩子叫大人的名字或晚辈叫长辈的名字。爸爸跟妈妈不辞劳苦,在农耕之余行善办医,给小孩子打针,他们的名字(更多的时候是小名)被村里的大人小孩可没少叫啊!有多少次,我当面很生气,但却又很无奈啊!毕竟爸妈诊病给人家屁股上扎针了,我总不能再去打人家吧?

爸爸看病凭他的勤学钻研,有绝技,有良方。很多时候,偏瘫能让人复原,尿床能让人打住,乳腺炎瘤能让人把药当茶喝不用打针不用开刀,不孕不育能让你喜出望外等等等等。这并不是他不擅长手术、惧怕手术,其实,西医里的手术是他当年的长项。我小时候,长了个疤疤就是爸爸用刀割掉的,他后来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从实践中掌握了更加人性化、更加科学化、更加减轻痛苦,且很经济简便的诊治方法!比如,现在治疤疤只需撒上他配制的药,花几元钱就可痊愈。6爸爸的医术当年被《渭南报》报道后,西安、渭南、三门峡等地的患者都慕名前来找过他。仅渭南城南的一个居民区就来了三人尿床患者结伴求治。爸爸使他们个个都花很少的钱就治好了病。

新千年前后,我在渭南开发区置业,把奶奶和爸妈从老家塬上接到渭南城居住。为的是四世同堂,吉星高照,让老人们安度晚年。可爸爸硬是闲不下心,一段时间竟回乡同他当年的徒弟一起担岗起振兴乡卫生院的重任。他们想了不少办法,才使其小有回生。奶奶去世后,爸爸才安心回到渭南,陪妈妈养病的同时,还常常给周围居住的老人、民工按摩理疗说方子治病。

如今,爸爸虽安居姐姐家,但他仍宝刀不老,心里总是惦记着想给村里办个诊所,让周围贫困的人能够有病不抗,享受到现代医药给人类带来的好处。

想归想,爸爸必定老了。我们虽有心成全他,可他毕竟仅是一名患者认可的乡村医生,是一名让群众铭心的赤脚医生。他没有文凭、没有证件、就没有资格去行医。毕竟是科学发展的时代了,是资格盛行的时代了,既就是李时珍、华佗在世,也会跟爸爸一样,英雄无用武之地的!

爸爸非常看重他在德令哈时与那里藏民的合影。非常看重他在医疗站时经常被县、乡抽去参加入伍体检和讲授技艺的经历。当然,老老小小经他手除过病的也许有人一直在感恩他、赞颂他,这是他的财富,是他的支柱。——他像一棵不老松,历经霜雪磨难,愈生愈坚;更像一头老黄牛,只知耕耘,只知奉献。

愿爸爸康祺。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把更多的爱心洒给人间。

2007. 元. 25夜

 

我以荐诗慰诗魂

/刘西良


我为故乡能有汝衡这样的诗人而自豪,我为故乡能有汝衡先生这样的妻女而欣慰。

他去了,走的是那样地匆匆,竟连他辛勤耕耘多年的诗集也未能目睹庐山的真面目。他不能瞑目,因为他为之奋斗的诗集当时尚未面世。

好在有贤妻,有孝女,有书省那样两肋插刀相助的朋友。

《补天的煎饼》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装帧朴素高雅,是诗人的灵,是诗人的魂。

我为迟到的相知相识而汗颜,而愧疚!

为什么诗人在世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和扶持?是当地有关部门不知情吗?若真是,那些主管的官员拿着人民的粮饷和俸禄是干什么吃的?

汝衡1949116日生于陕西华县,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1973年就开始发表诗作,《诗刊》、《人民文学》、《延河》、《陕西日报》均发表过他的作品,他曾获一个国家级和六个省级文学奖项。这在一个小县能有几人?

虽然他曾于1982年参加陕西省自学大学学习,三度参加诗刊诗歌艺术培训,甚至于1992年在西北大学植保系庄稼医生培训班结业,也未改变他1964年少华中学毕业回乡务农的命运。

“诗人原本是农人,农人却怀诗人心”。我却想说,农人原本是诗人,诗人却是农人身。命运,对一个人来说是残酷的、无情的,特别是在汝衡者流身上。

为什么他们,包括我等,“偏偏像老屋的檐水,多梦的童心,至今流不出淤塞的天井”?

“五·一”假日,由著名书法家吴喜朝先生引导造访汝衡遗嘱后,我又忆起了故乡华县同样命运的对联爱好者孙秉灵先生。

孙先生辛勤耕耘在农田和楹联上,生前相继编著出版了由吴先生题写书名的《三秦楹联丛话》、《闲情漫笔》、《陕西方言注释译解》等六部书,散文、通讯及戏剧作品获国家省市表彰奖励20次。虽著作颇丰,被中国戏剧家协会陕西分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陕西分会、陕西省楹联学会、陕西省民俗学会等吸收为会员,但也最终未能改变命运的磨难。直到离开人世也未能得到相关部门的真正重视和安排。

正如汝衡诗集插页上说的:“天地金木水火土,人间酸甜苦辣愁。”他们为什么这样,难道不是我们生者特别是那些当政者该好好研讨的课题吗?!

汝衡去了,他的精神财富无价。

诗人用“煎饼”补天。贤妻带着一双女儿及其女婿为诗人诗魂补憾,终使诗人美梦成真,自己却须背井离乡去打工挣钱去弥补出书欠下的外债。命虽苦,但却乐在其中。

苦乐年华!夫妻的恩爱特区。

“正月三十摊煎饼,有补天之说。”诗集取名《补天的煎饼》,是真正的谦虚之词。

诗言志,为心之声。不是说越是民族的越伟大么?诗人根植于农村,扎根于农村,思考在现实中,因此,所著豪情与激情交融,篇篇皆上乘也!

不信请读《农民诗人》:

满脸密布着喘声/你吆着老黄牛耕地/岁月吆着西北风耕你/渐次荒凉的头顶是块苗圃/一拨拨头发移栽到沟坡上/长成挂满绿宝石的核桃林//

向来瞧不起多吃多占/却给自己多揽了一份责任田/在黑板和报刊上/种植梦幻//吮咂着乡亲们的眼神和心事//

撑起阳光与山雀一同啁啾的葱茏/你和每一枚外皮很苦的情结/都把沟壑峥嵘的高原/奉国图腾

再看《读书人和种田人》:

读书人心有灵犀/能把五车白纸黑字/啃嚼成/玉的容颜/金的屋宇//

种田人榆木疙瘩/操心天地水肥出苗拔节之余/红着眼翻阅书籍/只找到曲酶/酿了些丰收的米酒和秧歌//

种田人很不服气/烈日下死命地刨着土地/刨着那五车书的幸运//

稀米汤映照出憔悴/风霜中扶犁的种田人/牙缝里为儿女抠着学费//丰润中透出漠然或者悲悯/金屋中抽烟喝茶的读书人/从不翻阅脚下的土地//

书页的天地太窄/天地的书页太沉

如此,仅呈短文。更深、更阔、更美妙的诗句还需读者自己去阅读和欣赏、评说。

我敬重知识,敬重文化,更敬重诗人汝衡等这样的无私无悔为诗而赌命的人。

汝衡去后,文友们编联赞曰:

博学多才汝笔执着夜读苦耕诗稿叠鸿叹哉著光华熠熠顿沉弃案八方贤士惋巨星

仁厚谦让灵精竭智淡泊明惠精神犹存谐各方鼎力助助捷速付梓数年夙愿圆后彦




阳光男孩史远征

——《恋着一只鸟》序言

刘西良


确切地说,《恋着一只鸟》我是用审视的目光和心态去阅读、去享受的。

2006年梅花报春的时候,远征找到我说,他想出一本自己的诗文集,我从此就渴望着早日能看到这位在校大学生的佳作。如今桃花盛开,田野在一片翠绿中被红的、紫的、黄的、各色花卉点缀,大自然景色煞是迷人。远征同学再次找到我,说他把稿子全带来了,请我一阅。我惊奇,因为在他之先,已先后有两位文友说是要出集子或长篇, 却一去不返,似石沉大海。这远征,还真是年轻有为,说活掷地有声!

打开电脑,插上远征带来的MP3,嗬!还真不可小视。“后生可畏”在这里再次得到注脚。十多万字的诗文佳作,从巍巍昆仑到峻秀秦岭,从青藏高原到关中平原,从青海湖畔到西岳脚下,从黄河源头到渭水南岸……人常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远征人虽非高大魁梧之躯,却行踪如其名,精神赛张骞,他把别人用在上网聊天、游戏玩耍上的精力都用在了孜孜求学上。张骞当年出使西域留下的精神财富是开拓;远征从牧民包围的西宁跨入关中创造的精神财富是求学自强、礼信进取。

远征是一名阳光男孩。在他的笔下,有草原、有江河,有星星、有秋雨,有明月、有萧声,有遗憾、有嫉妒,有思念、有爱恋,有军乐、有校园,有老牛、还有蚂蚁……题材范围之广阔,犹如浩瀚之宇宙,包容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比起那些只在书屋的狭獈空间里专门搞创作的“专业作家”来,恐怕都会让一些人汗颜。

文学是愚人的事业,更是有生活、有思想、有创造力的人的事业。远征的生活是丰富的、是多彩的。他几乎没有隐瞒,《怀念父亲、母亲》、《因恋爱而想起的三类人》等篇章,都暴露了他的一些隐私。但他有阳光的心态,积极向上。“活着得先把眼泪擦干”。因此,他恋着一只“鸟”,“让活如夏花之绚烂”(泰戈尔诗句)。远征更有一颗感恩的心,《了却》、《别》、《念友人》、《父母的心你理解多少?》、《送友人祝福一片》等等,都从不同角度,促使他《写在秋雨中》,《再听霸王曲》,不断进步并走向成功之巅。

远征是有理想、有追求、有建树的新一代优秀大学生。能与他以文会友,是一大幸事。值他诗文集付梓出版之际,写上如上赘语,以示祝贺和勉励。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春天的活力能激发夏的热情,促成秋的成熟,更能培育冬的坚毅。愿远征在人生之旅涯里一路顺风扬帆……

 2007325日于渭南饭店

(作者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曾任《华山文学》执行主编,参与《今日渭南》等。著有《新闻入门》、《笑在银花盛开时》、《再塑丰碑》、《自由的天空》等。)